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

编辑:从前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16:57:31
编辑 锁定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是沐文文化出品的“地球旅馆|Inn Earth”文艺旅行系列的第6本,书中的图片惊艳绚丽,呈现给读者世界各地的迥异风情,传承了该系列一贯的文艺气息及精美装帧,带给读者既熟悉又崭新的阅读体验,再次带领读者领略什么是真正的旅行。
[1] 
中文名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
作    者
何袜皮
出品人
沐文文化
所属系列
“地球旅馆”文艺旅行系列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作者简介

编辑
何袜皮,诗人、作家。《看天下》《悦旅》《私家地理》专栏作家生于江南,足迹遍布六大洲,目前在美国小镇就读人类学博士。闲时写诗歌和黑暗小说,出版《有病的情诗》、《1294》、《快逃,河马来了!》《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内容摘要

编辑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
我比现在更年轻一点的时候,一直奉行人生尝试论。在我的相对论中,A和B如果同样活了七十岁,但A尝过的水果种类是B的十倍,A看过的风景是B的十倍,A见证的有趣人物事件是B的十倍⋯⋯那么A的生活效率是B的十倍。换言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A的生命长度相当于B的十倍。直到某一天,我才突然明白,我自创的延年益寿法,不过是旅行和冒险的代名词。
十六岁,我和同龄的Eva在墨尔本郊区度过了夏天。我时常红着脸躺在她的床上,听她描绘和几个男孩的恋爱。我在离她家不远的跳蚤集市上买到一个野人木雕,两年后在伦敦的鸽子广场上,恰巧又找到了它的兄弟。它们摆出不同的姿势,一个拿了矛,一个拿了盾。那一年,为迎接千禧年所建的伦敦眼即将完工,在我眼里它是一个可以直通天堂的巨型怪物。直到十年后我才登上了这个摩天轮观看泰晤士河两岸梦幻的夜色,只是那时它看起来离天堂还很远。
二十岁那年我即便化了妆穿了妈妈的衣服,依然被云顶赌场的保安识破年龄,挡在门外。现在我会带点儿自豪地掏出我的驾照,交给超市卖酒的售货员或者赌场员工。瞧,变老并不总是坏事。
二十二岁那年我在满是蝗虫的草原游荡,寄宿于一个个蒙古包,直到回到东巴尔虎旗县城时,再娴熟的洗头女也解不开我乞丐般的长发。
二十四岁在瑞士洛桑的圣母大教堂,我和敲钟人一起忍受漫长黑夜,等待黎明的第一道曙光。我站在教堂顶端、城市的最高点,贪婪地盯着每一扇亮着灯的窗口。从那一夜起,我迷上了别人的窗口。每当夜色冷而孤寂,我会像那天晚上一样站在马路上偷偷观看橙色的灯光、电视机里无声的节目、温暖的晚餐和孩子的头顶。我渴望成为这种生活的一员。
二十六岁那年在约翰内斯堡的赌场,魔术师把一把不锈钢汤匙放在我手中。我如同握着自己的灵魂一般牢牢握着它,试图抗拒魔术师“超能力”的进攻。可我还是失败了。那把汤匙像着了魔似的在我理性的拳头中扭成麻花。它至今躺在我的抽屉里,无人可以把它扳回原形。我从此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二十八岁在马赛马拉草原上,星星像是被砸出来的窟窿,我和马赛人用红光追踪着刚捕食完斑马的狮群。弱肉强食,是人类的另一则寓言。
并不是只有日本的海令我感动,我曾经独自坐渡轮前往海南的龙楼镇。在路边的茶水摊上,我用一杯甜到发腻的海南咖啡打发一个下午。这个暴雨迟迟未至的午后,启发我用三年时间写下忧伤的热带故事《龙楼镇》。
到了应该追求安逸的年纪,我却放弃了得心应手的生活,在大洋彼岸选择了一个很难攻读——平均需要八年才能毕业——或许还难以就业的人类学。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一点儿难度更高、更好玩的事。我庆幸自己可以把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在一个甘于寂寞的美国西部小镇上度过。那里风景优美,图书馆窗外便是湖泊和森林。我们关心非洲巫术、玛雅遗迹、太平洋岛国的母系社会等等看起来很重要,又好像并不重要的事情。我们总是说,如果我们不够爱,只因为我们了解得不够多。
时常有人对我说,我对自己不负责任,总是故意制造障碍,把自己的生活变得更为艰难。他们还说,“瞧你如此勤奋和努力,却并没有走得更远,只是在原地绕圈。”
我抹去,又重新开始,但骄傲的是我从没有走过捷径。

我走得很慢,但我从未停下来结论

编辑
我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步一步,用我所有的时间和力气在行走。如果可以打开人生地图,从直线距离看,我离开得并不远,但我行走的距离已经足够长。我读的足够多,见的足够多,听的足够多,尝的足够多。我着迷的,是一切不可重复的。我喜欢无规则的美,暴戾的大海,温柔的陆地和所有不至于夺命的惊奇。我喜欢养着孔雀、挂着毕加索真迹、仙女赤足起舞的最昂贵的酒店,也喜欢床头摆放蓝色佛像的小客栈;我喜欢能撞见好莱坞明星的米其林三星餐厅,也喜欢金边中央车站前乱糟糟的大排档。我怀念勐腊的斗鸡场,恒河边黄昏时的吟唱,维多利亚瀑布上空永恒的彩虹,里昂的清晨鱼市,甚至是那个把我停留在百米高空,让我被雷雨淋成落汤鸡的简陋缆车。我喜欢一切好的,坏的,感动的或者厌恶的,因为它们不可重复,不可撤销,或许,不可记录。我走得很慢,但在跋涉中成长。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没有什么伤害是永恒的,也没有什么荣誉是永恒的,所有这些此时此刻最终将成就一个你。
重要的不是
你最终到达哪个位置,而是无论停
在哪个位置,你都将因为无与伦比的
经历而成为无与伦比的你。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